• 濾鏡消失之后 留學才剛剛開始(海外學子看海外)

    副標題:

    來源:人民日報海外版??|??2021-11-05 08:12:19
    人民日報海外版 | 2021-11-05 08:12:19
    原標題:
    正在加載

    (一)

    在來法國讀書之前,我曾被留法勤工儉學這段歷史深深吸引。

    100年前,為尋求知識與真理、摸索救國圖強的道路,一批有志青年滿懷熱情、遠渡重洋來到法國求學。他們勤于工作,儉以求學,以進勞動者之智識;他們磨煉意志,淬煉思想,逐步成長為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。他們克服了重重困難,也留下一段中法交流的佳話。

    當年留學法國的周恩來總理,曾在給表哥陳式周的信中這樣寫道:“弟之思想,在今日本未大定,且既來歐洲獵取學術,初入異邦,更不敢有所自恃,有所論列。主要意旨,唯在求實學以謀自立,虔心考查以求了解彼邦社會真相暨解決諸道,而思所以應用之于吾民族間者。”透過筆墨,當年留法學子的民族情懷至今仍讓我深受震撼。

    當來到這片土地,我帶著興奮,也帶著緊張,循著先輩的路,希望一步一步深入了解這里,也希望能在學有所成那天回到我生長的地方。

    初來乍到之時,我縮手縮腳地接觸新環境,時刻保持著謹慎,我觀察并模仿著人們的言行,希望能更快適應這里全新而陌生的環境。然而,我與巴黎的初次相遇,卻與我想象中的大不一樣——我懷揣的“昂揚斗志”,很快便被零散、自由而要求高度自律的課程表打擊得七零八碎;我曾幻想過自己動手、頓頓大餐的美好生活,卻被節節高的物價拉回了現實;我也曾期待過埃菲爾鐵塔下浪漫野餐的周末,但最終,卻在流浪漢不友好的目光中“逃之夭夭”。

    現實讓我苦笑,這是“巴黎綜合征”嗎?至少,我此前對這座城市的“濾鏡”仿佛一下子消失了。

    對許多留學生來說,這種“濾鏡破碎”并不少見。在我認識巴黎之前,我將歷史與時尚、浪漫與鐘情都加在給這座城市的“濾鏡”里,但那畢竟不是它全部的樣子,里面還有我的美化與想象。

    (二)

    一次次的沖擊下,我開始變得現實,也變得懈怠。我下意識地重新給自己規劃了一個“舒適圈”——除了上課,其他時間我多數待在家里,或學習、或讀書,偶爾看場電影,與朋友逛逛博物館……真可謂是“法式慵懶”。

    但潛意識里,我又覺得留學的日子不該是這樣。我出國讀書的目的之一是為了開闊眼界,而現在卻反而“陷入懶惰”,我懶得做出改變,更懶得去重新認識這座城市真實的樣子——它雖然少了幾分美麗,卻仍舊不失魅力。

    半年時間里,我常常問自己:“‘藏在’自己的殼中,我要繼續這樣生活嗎?”答案是否定的。我對世界帶著更大的好奇,想要了解更多、實現更多,日益精進。這才是我不遠萬里來到這里的原因啊。

    我決定主動做出改變,開始了自己的“破冰”之旅。學習之余,我完成了人生中第一份策劃案,在受到前輩的肯定和夸獎后,更有信心動力地投入到下一個活動中;我在朋友的慫恿下鼓起勇氣約請法國朋友一同游玩,我磕磕巴巴地說著并不流暢的法語,她始終微笑地聽,眼神中滿是鼓勵;我拿出更多時間去圖書館研讀推薦書目,面前是一桌子的查詞和筆記摘抄,不理解的內容也逐漸變得明朗起來……

    日子似乎越來越走向正軌,我強迫自己跳出“小天地”,學會更好地規劃時間和自己的學業生涯。我鼓起勇氣去抓住機會,展示自己,發掘出自身更大的潛力。

    生活是一道開放題,它從未有過標準答案,每個人有自己獨特的理解。面對迷茫和困境,我們也各有各的選擇,其間種種謎底,皆可求解于本心。海外求學的日子,也讓我對“學海無涯苦作舟”的理解更加真切——除了學業本身,還要在跨文化交流中了解真實的世界。

    “濾鏡”消失之后,留學才剛剛開始。而對于海外學子來說,“打破濾鏡”的過程,不也同樣是成長的過程嗎。

    (作者:黎彬彬,系法國巴黎大學經濟學專業留學生)

    編輯:劉佳曈 責任編輯:魏曼
    點擊收起全文
    掃一掃 分享到微信
    |
    返回頂部
    教育精彩視頻
    正在閱讀:濾鏡消失之后 留學才剛剛開始(海外學子看海外)
    掃一掃 分享到微信
    手機看
    掃一掃 手機繼續看
    A- A+
    評論
    嘉兴全国空降